陰魔王(催眠)1-4

时间:2019-08-01 14:09:20



第一章



青竹莊是銀丹城主的別府,西園後院是城主二少爺的住處,園內都是女眷除

了男主人二少爺一般不會有男人隨意進入



夜晚一男子偷偷走近西園一偏門,敲敲門一丫鬟將門打開。丫鬟見是男子立

刻輕聲說到「晚上沒有外人」引入園內,向外左右看看確定沒人跟蹤後關上偏門。



男子見關門後立馬左手摟上丫鬟細腰,右手深入上衣內揉動著嫩乳。「去,

通知一下,你們的主人來了。」



男子是城主府的雜役陳黑,40多歲在這城主府幹了大半輩子了,偷奸耍滑

的性子喜愛吃喝玩樂到現在都還是孤身一人。一次意外一顆珠子,意外從珠子里

面得到了一魔功傳承《陰魔大法》。這魔功乃是遠古一大魔自創的功法,不知因

由留在這珠子里面被陳黑撿到意外激活。這功法是施與陰種催眠控制女子以之交

合采陰補陽來修行的,非常霸道。



「該死,這功法居然只能催眠女子,對男人無效,麻煩我每次都要晚上偷偷

的進來」。西園位置在山莊比較偏僻人少,園主二少爺也因為職位原因經常出差

不在,陳黑得到功法後,就偷偷把整個西園的女子催眠控制了。



走在園內,周圍都是身穿肚兜褻褲丫鬟跪禮稱呼「主人」。陳黑一時得意忘

形,哈哈大笑。大步走進一屋內,內有站一身紅色華衣裹身,外披紅色紗衣,露

出優美的頸項和鎖骨的美艷女子。西園的女主人,二少奶奶葉淑君,葉淑君剛碧

玉破瓜的二八年華,肌膚若雪,紅唇如梅,氣質典雅,是個難得的美人。兩丫鬟

為陳黑寬衣解帶,葉淑君緩緩靠近,行禮「歡迎主人,奴已等候多時。」隨即跪

下小嘴微張,就像品嘗珍品美味一樣來回舔吻肉棒,隨後微張順口深入吞吐。



陳黑內心快意無比,看身下吞吐的美人,曾經高高在上的女主人,現在還不

是在身下伺候著咱的肉根。葉淑君被下陰種控制還是在半個月前,剛剛施法還沒

品嘗,二少爺就回來了,這段時間陳黑不敢亂來,只能忍耐偷偷玩幾個丫鬟。終

於今天二少爺又要出差了,晚上他就迫不及待的遛進來的。



「二少奶奶,晚上咱可要好好的伺候你一下,哈哈哈」身體里面的邪火越來

越旺,肉棒更是堅硬如鐵。



「二少奶奶起身了,小的來伺候您寬衣解帶」左手解開裙帶右手撥開外衣,

衣裙順勢滑落地上,身上只剩下紅色肚兜與褻褲,葉淑君稍微瞬間嬌羞臉紅稍微

偏過臉,不敢看陳黑。陳黑一看葉淑君嬌俏玲瓏的體態,浴火更熱,左手摟上細

腰,右手深入肚兜粗暴的揉捏著嫩乳,左手撫摸著嫩滑柔軟的小腹慢慢往下滑,

路過草叢深入要害,手指撥弄著泥潭。



一把橫抱起葉淑君,走入臥室把人放在那主人床上,陳黑整個人壓了上去,

緊貼葉淑君嬌嫩的身軀,對這香肩玉頸來回舔吻,留下一片口水。雙手也沒空閑,

深入肚兜,一手一個嫩乳用力揉捏著。感覺礙事把肚兜撤掉隨便把褻褲脫了,陳

黑看這陳淑君玲瓏剔透的嬌軀,雪白的肌膚,高聳挺立的雪丘,整齊可愛的小草

叢,「二少奶奶果然是個難得的美人,這整個西園的女人沒哪個能抵上你三分。

二少爺不在家,空閨寂寞,就讓小人我來好好的伺候你」。葉淑君輕聲答應著。



雪白的嬌軀與黑色的男體緊緊貼在一起,陳黑把葉淑君從頭到腳舔吻了一遍,

他用雙手將肉縫從兩邊給拉開,那黏稠的愛液就從被他拉開的肉縫處流了出來,

濡濕了整個蜜穴,在燭光的反射下,顯得十分淫靡。接著,他再以舌頭深入那以

濕潤的密處徹底的舔弄,隨著他的舔弄,葉淑君的嘴里也發出了小聲的嬌鳴,葉

淑君的叫聲令他瘋狂。他以食指深入陰道內,確定里面已經夠濕潤了,可以承受

自己的大肉棒之時,便快速的將龜頭置於其蜜穴口,把自己那已怒漲不已的肉棒,

緩緩的插入葉淑君那既濕潤又溫熱的蜜境中。



龜頭的前端才剛從葉淑君那微開的小穴插入時,陳黑感覺到那處秘境的狹隘、

緊繃,就好像是在保護著葉淑君一樣,仿佛還是處女一樣的感覺,「二少奶奶,

看來二少爺長期出差在外,您獨守空閨寂寞了,放心,以後有小人陳黑在」。葉

淑君發出遊蕩的嬌吟回應著,肉棒緊緊的被那嫩肉包圍著,被包住的快感讓陳黑

浴火更盛,肉棒緩緩的從葉淑君的體內退出,再用力的向小穴插入,在他插入的

同時,感到龜頭前端像是頂到了底,這樣更增添了心中的獸性。



葉淑君發出的一陣陣「啊……啊……啊……」的嬌鳴,跟著他的肉棒突進而

呻吟。在陳黑忘我的攻擊之下,葉淑君的身軀泛起嬌艷的紅潮,陳黑的肉棒在葉

淑那嬌艷的肉體恣意的進出、奸淫,在那緊縮的小穴中得到了超高的快感,看著

自己的肉棒在那夢想已久高高在上女主人的肉體內,陳黑感到自己的肉棒又變得

更加堅硬了,而他的腰也更加快速的抽動,就像要把這四十年積攢的欲火,一次

發泄完的樣子。



忽然一陣酥麻從龜頭處傳來,接著又是一股想射精的沖動,陳黑好不容易壓

抑下來了,繼續在葉淑君那溫濕肉壁中反覆穿刺著。不期然的,葉淑君的小穴忽

然緊繃起來,緊接著葉淑君的呻吟聲也急促了起來,原來是又要高潮了。



此時陳黑也不想再強忍註射精的沖動,他再用力的突刺幾下,便將精液完全

射在葉淑君的花芯上;只見葉淑高聲叫了一聲「啊……」,接著身軀向上一挺,

蜜境內噴出一股陰精,整個淋在陳黑的肉棒上。



陳黑喘了幾口氣,他能感覺修為微微增長幾分。將已軟化的肉棒從葉淑君的

體內緩緩退出,看著那微腫的蜜穴口,在他退出的同時,精液及愛液的白濁混合

物,一股腦地從葉淑君的陰道內流出來!



這麼淫穢的景色,像是一劑強烈的春藥,平息的浴火又開始燃燒起來,只見

他那已射了次精的肉棒又再度膨脹了起來,陳黑把肉棒再度插入小穴內,臥室內

發出一陣又一陣高昂的嬌鳴聲。



遊戲之作,見笑了





第二章



清晨窗外鳥語花香傳入,陳黑在葉淑君的溫香軟玉中醒了,床邊已又數個丫

鬟手拿臉盆毛巾早點等待伺候著。陳黑念念不舍的從床上爬起來,動作中葉淑君

也醒過來,趕忙手扶伺候。



白天不安全,這外院的家丁會進來幹活,還有別院人都有可能來串門,雖然

有丫鬟在望風但是還是以防萬一不敢亂來。讓丫鬟伺候穿衣吃過早點,讓葉淑君

的香嘴幹了一口精華隨便還給她補了營養早點。



修為慢慢見長,陳黑的體質也越來越好,四十多歲的人如同十幾歲的少年人

一樣,精力充沛,昨夜與葉淑君來了個七進七出,把她揉孽得癱軟如泥。



青竹莊後花園,陳黑是雜役平日里就是負責打理的雜務。這里幹活的人少,

容易偷懶,園中一堆假山,找一山洞躲進來打坐修行隨便偷懶。



遠處傳來鶯鶯燕燕的聲音,陳黑從入定中醒來,從假山中窺視。遠處走來了

一群女子,領頭的是兩位佳麗美人,一位三十出頭的輕熟美婦,粉紅色裹身潔白

外披宮裝,端正到雅典的五官,細致而美艷,渾然天成的高貴的氣質。而另一位

二十桃李年華的美麗少婦,身穿淡藍色的,白紗衣,簡單典雅,嫵媚雍容,雅致

的玉顏上畫著清淡的梅花妝。



這倆美人乃是城主夫人梅麗華與大少爺的夫人柳夢雲,倆婆媳正閑逛花園散

步。青竹莊是城主別府,分東西園,由城主兩兒子分住,東園住大少爺,西園住

二少爺。大少爺平時長住不常出差,城主不住這但是梅麗華倒是經常在東園休憩

幾日。



陳黑偷窺著兩美人,邪念大升心里暗算何時把這兩美人幹了。「東園比西園

大得多,人多不好下手,看來要徐徐圖之。對了讓葉淑君把人引來西園,到時候

就能下手了」。



夜晚陳黑又偷偷溜進西園後院,主臥內葉淑君身穿粉紅肚兜,身披薄如蟬翼

的透明青紗,下身卻赤裸無一絲遮物,優美渾圓的修長玉腿,嬌嫩玉潤的冰肌玉

骨,渾圓翹立的血白美臀,還有那芳草叢中那幽幽蜜境。



陳黑赤裸著身體坐在椅子上,葉淑君側坐在他腿上。陳黑一手在肚兜內揉捏

著嫩乳一手在小腹順著下方草叢撫摸著。大嘴與葉淑君朱唇緊貼相粘,葉淑君擡

起雙臂纏上了陳黑的頸後,朱紅嫩軟的雙唇緊緊的吸吻,粉嫩的香舌也伸到陳黑

的嘴里,靈活的攪動著。陳黑恣意的品嘗著葉淑君的芬芳,兩舌頭你來我往,互

吞著口水,葉淑君嘴角流下一道香涎。



丫鬟準備了一桌的酒菜,葉淑君夾起菜放入嘴里,嚼幾下吻向陳黑,將口中

的食物混著香涎度入,兩舌攪動著食物與香涎相互交換著口液,香唇離開帶著一

絲淫蕩的口液藕斷絲連。



陳黑拿起壺酒,往葉淑君香肩玉頸處倒入,將其淋得滿身酒香。大嘴從玉頸

往下戲吻著酒液,用手一扯,肚兜與披紗滑落在地。將臉埋人雪丘,又倒了壺酒

吸吻著混又乳香的酒液,將葉淑君的玉乳吻咬出一片紅印。



用力一提,葉淑君轉身面對面跨坐在陳黑腿上。堅硬如鐵的肉棒突入那正濕

潤溫柔的蜜境內,葉淑君受到滾熱的侵入,內部也一下子絞緊,由她的身體深處

源源不斷地滾溢出燙熱的汁液。



緩慢的上下提動著,葉淑君發出一聲聲嬌吟。旁邊伺候著幾個只穿肚兜的丫

鬟,靠近陳黑,餵食著酒菜,陳黑也是一手摟一個撫摸著丫鬟的嬌軀。



酒足飯飽,猛抱住葉淑君細腰,用力抽動每一下都頂到最深處葉淑君高潮不

斷。猛用力一下一股滾燙的精華噴湧而出,葉淑君感受到深處的刺激,高聲一吟

叫「啊「蜜穴里噴出大量的淫液,打濕了一地蕩漾。



赤裸的躺床上,葉淑君與倆丫鬟趴在陳黑身上對其進行愛撫輕吻著。「夫人

與大少奶奶經常來這里嗎」。陳黑平日都在外院幹活對園內女眷的往來不怎麼了

解,「奴是去年嫁入府中,與婆婆嫂嫂還不是太相熟,不常往來」「找個時間把

人給我騙過來」「好的,主人」一手拍了拍翹臀,「上來,咱們繼續」葉淑君嬌

羞這臉,提臀濕潤的蜜穴沈入肉棒,一聲悶哼,皓首微揚,閉著眼,眉頭微蹙,

小嘴微張,身體微微顫抖著,葉淑君扭動著,尤其是屁股,緩緩的扭擺著,好似

要逃又好似在迎合,臥室內傳出陣陣嬌吟聲繞梁三日不停。